孟山都全球種子操控 ──節錄楊依射小說《戮》第十一章

cherry

New member
孟山都全球種子操控 ──節錄楊依射小說《戮》第十一章



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在1970年曾發表言論:「如果你控制了石油,

你就控制了所有的國家;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類。」

今天人類已不再使用傳統戰爭,而是以全球化為前提,簽訂各種貿易協定,

開放進出口,以金融為後盾的一個新形態的戰爭。孟山都所以能夠成為全球

的種子帝國的霸主,就是政府遊說。作家依射小說《戮》第十一章中,揭露

了基因改造產業背後刻意操作與政治勾結。



* 以下節錄楊依射《戮》第十一章〈揭露的藝術〉*



洛維特講課的時候習慣一隻手抱胸,一隻手不時揮舞、不時捏著自己的下巴,

黑茸茸的眉毛讓他看起來很不開朗,講話的時候也略帶鼻音。洛維特用著這

種略帶鼻音的語調說到了社會的不公平現象,這個話題引起了米斯帝的興致。

米斯帝放下被他畫了許多圈圈的講義紙頭,開始對洛維特的講課聚精會神了

起來。洛維特繼續說道:

「原本『公平』當然是一種應該說是物理性的特質,它必須是客觀的,無立

場的。但非常不幸的是,只要是在生物的社群當中,就不可能有真正的

『公平』。因為生物的義務就是必須處處為自己的生存條件設想,所以包括

人類在內,生物的存在,無法沒有立場。我們在誕生的剎那,就已預設了立

場。就拿這顆種子來說吧。」



洛維特回身從講桌上拿起一顆綠褐色的種子,米斯帝認得那是他們常吃的

一種難吃的菜的種子。洛維特舉起這顆種子說道:

「現在我們一般的認知是,種子發芽之後成長成為菜葉,菜葉開花之後會長

出假胚。但是,假胚是用來做什麼的呢?當然是吃的!我想其中有同學會想

這麼回答。是的,在我們現在的認知裡,菜葉與假胚都是食物,我們把它吃

掉的原因,一來是因為肚子餓,二來,因為菜葉與假胚除了當食物之外,它

們沒有其他的功能。但是,這裡有一個很奇妙的問題是,在生物界的定義裡,

生物存活最原始的目的是什麼?答案是『繁殖』,生物的本能就是要繁衍後

代。人類如此,植物也是一樣。那麼各位有沒有想過,這些種子長成菜葉,

結出假胚,這些假胚長得和真正的種子很相似,形狀外觀與顏色甚至大小都

相差無幾,但是它們卻不能夠種出下一代的菜葉!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吃的

這些食用性植物無法繁衍後代?又為什麼非食用性植物像是觀賞用的盆栽花

卉,卻能夠長出真正的種子而不是沒有功用的假胚?為什麼只有人工種植的

食用植物的種子,是結出假胚?」



洛維特問完一連串的疑問句,他放下手中的那顆種子等待著有人回答他的問

題。然而教室裡一片寂靜,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等待著洛維特的下文。洛維

特見沒有學生回答,於是假咳了兩聲清了清喉嚨,說道:

「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很多現在被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觀念,實際上都是

基於某些人或是某些團體的『商業利益』而刻意塑造成的一種錯誤認知。就

好比這顆種子。在上個世紀的時候,所有的食用植物都跟野生植物,還有非

食用性植物一樣,它們能夠長出真正的種子。然而一百多年前,美國孟山都

(Monsanto)農業生技公司利用基因改造技術開發出一種新種子,這種新

種子可以讓植物長成後結出假胚,也就是無法續種的假性種子。他們為什麼

要這麼做?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樣農夫就每年都得花錢買新的種子才行了。

而且只要宣稱這種新的種子因為經過『基因改良』,價格就又可以賣得比天

然種子高!大家想想看,農夫原本不需要每年購買新種子,但是當作物只能

結出假胚而無法續種,勢必每年都得多花一筆錢來買新的種子才能種植,而

這多出來的成本則當然得加在作物的售價上。因此當我們購買青菜的時候,

付出去的錢裡面除了包含賣菜攤子與農夫的賺頭之外,幾乎有一半的比例等

於是付給了強迫販售這種種子給農夫的那些生技公司。你們說,這樣『公平』

嗎?」

「不公平!」米斯帝忍不住大聲回答了洛維特的提問。他聽得相當入神,

一想起以前切身感受過的窮困壓力,情緒一時被牽動得忿忿不平了起來。

洛維特點了點頭,淺笑了一下,說道:

「對於消費者與農夫來說,這當然是不公平的。但是呢,在『社會』裡面,

『公平』就像是審美觀一樣,它有不同立場之間所產生的差異。販賣能夠

續種的天然種子給農夫,賣一次之後就很難靠種子賺到農夫更多的錢了,這

對於賣種子的商人來說是多麼不公平的事!農夫擁有土地,又擁有能夠續種

的作物,而商人卻什麼都沒有!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所以為了謀求對他們

而言的『公平』,商人這一方必須想辦法從農夫那邊搶走土地或是作物其中

之一。當然還有更好的辦法,就是讓農夫必須每年都得跟他們買新的種子。

商人們不過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謀福利罷了,現在他們透過他們自己的努力而

獲得了『公平』,你們有誰能說這樣不對嗎?」

「但是…」

米斯帝想要反駁,喊出聲之後卻又語結,腦筋一時卡住。洛維特似乎很高興

米斯帝的熱烈反應,他刻意看向米斯帝點了點頭,示意米斯帝繼續說下去。

米斯帝苦惱的抓了抓頭,雖然心裡氣憤難平,但要付之於條理分明的言語,

卻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正當米斯帝退縮下來,覺得有些尷尬的時候,一個

冷冰冰的聲音從角落冒出來說道:

「您的意思是說,總之就是『贏者全拿』嗎?洛維特先生?」



米斯帝轉頭一看,發言的人是瑞那林登。瑞那林登一說完,全部的人臉上都

是一陣沉重的思索。文森特沉默了一會兒,在一片沉重的氣氛中出聲說道:

「但是,直到上個世紀中葉的時候,基因改造的假胚種子都還並未普及不是

嗎?」

「沒錯,」洛維特讚許地說道:「因為大家當然都知道那是不好的東西。但

是為什麼到了現在,不好的東西卻取代了天然種子而普及了呢?」

「因為政府規定啊。」瑞那林登冷冷的說道:「使用假胚種子的農夫可以獲

得豐厚的農業補助。因為補助的金額很大,所以幾乎所有的農夫在政策實行

之後就都改用假胚種子了。」

「政府補助?」米斯帝摸不著頭緒地問道。包溫嘆了口氣,一臉無奈地說道:

「什麼嘛!最後還不是一般老百姓吃虧!」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