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權猶如活物──談楊依射小說《帝國本能》之民主精英

cherry

New member
統治權猶如活物──談楊依射小說《帝國本能》之民主精英


1989年法蘭西斯‧福山(F‧Fukuyama) 在《歷史的終結》論文中,提出
民主政治、資本主義最終將滿足人們在政治、經濟、心理上每一個層面上,
人類社會形態的進步在此終結,進入不再變動的人類後歷史。


後現代歷史果真能夠如福山所言在此終結?針對這樣的時代大哉問,作家
楊依射以現代世界的民主政治,以及資本主義的全球化問題出發,並檢視
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的現實,創作了長篇小說《帝國本能》,直指現代
民主政治為「精英寡頭」專政,在精英份子與寡頭巧妙偽裝安排與運作下,
未必能夠反映人民的意向和真正的利益。

對於「民主精英論」(theory of democratic elitism),依射在《帝國本能》
第十四章,意味深長的告訴人們:

「統治權猶如活物,它會隨著時代環境的不同而變換型態,實則為同一群
少數人所掌控。只要悉心研讀歷史,必能從歷史之中看見未來。同樣的,
如果不用觀察歷史的態度來看待正在發生的現況,恐怕也難以察覺趨勢的
全貌。」


(以下節錄自《帝國本能》第十四章 (政治家學者))

兩日後,文森特和讓梅葉率先來到讓梅葉的父親羅克斯‧巴特位於
微物市的度假別墅,這個遠離捷魯歐政治圈與媒體盯哨的地點,正是
催生一個私有全球央行的隱密搖籃。一切都準備就緒,重要成員們逐一
進入會場,每個人都精神奕奕,準備大展身手,展開一場決定世界未來
命運的腦力激盪。

參與這場秘密會議的共有九人,除了前捷魯歐市長讓梅葉、以及前總理
幕僚長,同時也是北聯金控高級合夥人的文森特之外,還有北梅集團高級
合夥人傑諾瓦、捷魯歐第一銀行(前捷魯歐私人銀行)總裁費洛里、以及
北聯金控總裁包溫。國會議員富特‧白森耶也參與了會議,他日前被國會
一致推舉,任命為全球貨幣基金會主席。而全球貨幣基金的首席經濟學者,
同時也是具體提出物流本位與全球單一貨幣理論的學術權威班楠,也受到
讓梅葉的邀請而出席。

另外,前財政部長凱恩斯在公職卸任之後接受了克萊爾集團董事會的任命,
轉任為現任克萊爾集團總裁。他在上任之後隨即任命過去的政壇同僚
拉維爾擔任克萊爾集團旗下最大投資單位,獨立銀行的董事。凱恩斯
與拉維爾也雙雙出席這場秘密會議,他們代表著克萊爾集團在這次草擬
法案中所必須捍衛的利益。

參與會議的九人當中,只有學者班楠與國會議員白森耶對銀行這門學問
是個門外漢。班楠的任務是必須確保這份草案的內容從學術的角度上
「看起來」無懈可擊,而白森耶的工作也一樣,只不過他負責「欺騙」
的目標是國會。國會議員大多是研讀法律出身,對於他們而言,法律就是
神明,只要「看起來」符合法律的東西,就不存在著不潔。

眾人中歷練最豐的金融掮客傑諾瓦,會議一開始就信誓旦旦地率先說道:

「實際上我們不太需要過於煩惱應該如何設計這個全球央行,它只需要
像是一個普通的大型私人投資銀行,只不過擁有著可以隨意發行官方貨幣
的權力即可。我認為重點會在於我們應該要如何騙過國會。」

「噢!老傑!」白森耶立即接口說道:「那反而是最容易的事情!國會
議員大多不懂銀行,或者應該說,不了解銀行在整個經濟體中所扮演的
真正角色,更何況每一個議員都受制於黨的立場,假使這個草案是由世界
和平黨提出,那麼身為世界和平黨的議員,請問你有任何理由去和你的
選舉經費來源作對嗎?再加上今天在這裡的也有兩位克萊爾集團的好朋友
(指拉維爾與凱恩斯),任何知道這兩位也有參與草案制定的聯合黨議員,
腦袋夠聰明的話,都不會反對的。」

費洛里也是個精通銀行的職業說客,他笑著說道:

「我們是超黨派的經營者,國會的審理只不過是形式。但即使如此,我們
也必須做做樣子,只要多面下注,從來沒有不穩贏的。如果說國會是一個
大炒菜鍋,那麼鍋子裡被炒來炒去的菜就叫做民意,國會議員則是用來炒菜
的鍋鏟,而鍋鏟拿在銀行家集團的手裡。」

「一點兒也沒錯,拿著鍋鏟的人就是鍋鏟的選舉經費來源。」白森耶補充
說道:「所以實際上炒菜的是『你們』,『我們』只是幫兇。」

「噢!您真是太謙虛了!富特!」傑諾瓦用力拍拍白森耶的肩膀,眾人跟著
一陣哄笑。


「我也同意,不如就蕭規曹隨吧?」說話粗獷的白森耶說道:「稍微改變
一下外包裝,嘿嘿!我說,掛羊頭賣狗肉,這種事兒咱們都很專精。」

話才說完,讓梅葉讓侍者送來點心與飲料。仔細一看,造型精緻的點心卻竟
然正好是羊肉捲!傑諾瓦享受地吃了一口,然後打趣地說道:

「哦,我好像品嚐到罪惡!」

眾人一陣哄笑,草擬會議就在充滿罪惡的肉汁咀嚼聲中滋喳滋喳地繼續順利
進行。會議之中唯一產生激烈歧見與衝突的地方,是關於各銀行集團間利益
分配的爭論;當然,各方都想爭取得更多。除了貪婪之外,沒有任何狡飾。




這場寡頭、精英、學者聚會之後,不久政府簽下了實際上是由一批利益集團
推動的法案,人們和媒體都難以察覺,法案中所隱藏的的私人野心與利益,
這就是事實的真相。依射在第三部小說《戮》的後記裡,提到美國第四任
總統麥迪遜(James Madison)在《聯邦論》中說道:「人類迄今斷無救贖之道,
以至於必須建立對抗野心之野心,與對抗利益之利益。」

在資本主義全球化下所推動的民主政治進程,福山的「歷史終結論」
受到全面的挑戰。當前世界經濟的危機,使得人們的街頭抗爭、示威
運動、罷工遊行越來越多,也暴露了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的真相,這樣
瘋狂、衝動、混亂的社會都證明福山的「歷史終結論」是不能成立的,
人們的抗爭、革命、激情、憤怒,正在推動人類後歷史。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