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交易員 ~馬蒂‧舒華茲

oldk

Happy會員
他曾經在1974年靠著證券交易解除了公司因經營不善所引發的破產危機。後來,他在1976年設立自己的基金,從此一帆風順。

1976年,我認識了我的妻子,她對我的影響很大。她讓我了解到,我的生活不是服裝發表會,而是真實的,然而我卻把它完全弄砸了。當時我擁有一份固定工作,可是我 幾乎一文不名,因為我經常在交易中把錢賠得精光。
我們在1978年結婚,當時我在賀頓公司(E.F Hutton Co.)工作。結婚以後,出差對我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當你還是25歲小伙子的時候,藉著出差到各地去探望老同學,是一件相當愉快的事。但是,在你步入30歲之後,這件事卻變得索然無味。結婚之後,每當我出差,都是她把我推出門的。到了1978年年中,我已經幹了8年的證券分析師,並開始對這份工作感到很厭煩。我知道自己必須改變,也知道自己要為自己工作,不要再看客戶或老板的臉色。為自己工作是我生活的最終目標。多年來,我一直在自怨自艾:“為什麼我總是不成功?”這一回,我下定決心非成功不可。

當一家公司希望雇用你時,公司總會答應你任何要求。你一旦進去之後,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因此,當我和賀頓公司處於蜜月期時,我就要求公司在我的辦公室裝一部報價機。在賀頓公司工作的最後一年,我總是把自己關在辦公室 裡,透過報價機來研究股市,我每天總會打幾次電話給鮑伯‧索納,和他討論股市走勢。他也教我許多分析股市的方法,例如股市在利多消息下卻告滑落,表示股市後勢看空;股市在利空消息下上揚,表示股市後勢看多。
在那年,我開始訂閱多份股市資訊和雜誌。我把自己當成一具合成器,無須設計新的交易策略,只是把別人的優點融合於我的交易策略中。

我後來發現有一個名叫泰瑞‧蘭迪(Terry Laundry)的人。他發展出一套與眾不同的交易方法,名為“魔術T預測法”。他是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畢業的高材生,頗具數學背景。這套方法的中心理論是,股市上漲與下跌的時間其實是一樣的, 只是漲幅與跌幅不同而已。

問:根據我的經驗,股市下跌的速度往往比上漲的速度快,這不是與“魔術T預測法”的理論相衝突嗎?

答:股市下跌之前,總有一段抗跌的階段,上漲之前,也總有一段凝聚動力的階段。計算時間時,就要從這段期間開始,並不是等到股價到達高檔或低檔才開始計算。這套理論與我以前所學的完量全不同,但是它對我幫助很大。
勇於認錯再造新機

問:你是從什麼時候才變成股市贏家?

答:從我能把自尊與是否賺錢分開來時才開始。這也就是說,從我能接受錯誤開始。在此之前,承認自己失敗要比虧錢還難受。我以前總認為自己不可能犯錯。在我成為贏家之後,我會告訴自己:“假如我錯了,我得 趕緊脫身,因為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總得為下筆交易留些資本。”在這樣的觀念下,我總是把賺錢擺在維護自尊之前,如此,面對虧損也不會太難過。我犯了一次錯、又有什麼大不了呢?

問:你後來是不是徹底地從基本面分析師轉變成為技術面分析師?

答:是的。如果有人對我說,他從未見過一個發財的技術面分析師。我會嗤之以鼻,因為我幹了9年的基本面分析師,結果卻是靠技術分析致富。

問:你是不是仍然運用基本分析?

答:是的,這是為了賺薪水。可是我內人對我說:“你出來自己幹好了。你已經34歲、而且不是又一直想自己幹嗎?就算你失敗,至多也不過再回頭去幹分析師罷了。”

我一直自認是個勇敢而堅強的人,然而等到我單槍匹馬到股市闖天下時,我卻緊張得要命。當時我有14萬美元,其中有3萬美元要用來繳稅;9萬2500美元用來買證券券交易所的席位。這樣,在我成為場內交易員時,可以運用的資金 只剩下2萬美元了。於是我向我的小舅子借5萬美元,好讓我的資本增加到7萬美元。

我在成為場內交易員的頭兩天,便告虧損。當時,我聽從索納的建議買進麥沙石油公司的期權,儘管該公司的期權價格已經低估,卻持續下跌。我忍不住打電話給索納:“你確實買進麥沙石油公司的期權嗎?”由 於我並沒有把向小舅子借的錢當成我的資本,因此以我的計算,我已經虧損了約10%。到了第三天,麥沙石油公司的期權價格開始揚升,我也從此步入坦途。

四個月過去之後,我的資金已擴大為10萬美元。第二年,我又賺進60萬美元。從1981年以後,我靠交易賺得的錢從未少於7位數字。記得在1979年我曾經表示:“我認為沒有人可以靠期權 交易,每個月賺進4萬美元。”然而我現在可以輕而易舉地在一天進4萬美元。

問:你在場內交易的表現相當不錯,後來為什麼要離開呢?

答:早期午餐時間很長,而我總是走到樓上的辦公室用餐。當我坐在辦公桌前吃三明治時,我總會做一些分析工作。最後,我現在坐在辦公桌前看看報價機,要比做場內交易員更能發揮自己的交易長才。

大約一年半之後,我開始不甘於做場內交易員,希望擴大自己的交易空間。另外一個促使我不想再做場內交易員的原因是,1981年實施的新稅法,使得從事股價指數交易要比股票與期權更容致富。

不過,我從事股價指數期貨交易所賺的錢與當初從事股票易相差無幾,這是因為我把我的一部份獲利拿去投資房地產以善自己的生活品質。

我曾經在1970年代宣告破產,並發誓以後再也不要嘗這種味。我的想法是:假如每個月都有進帳,生活就可以安全無慮。也許不會成為世界首富,可是,這又有什麼關 係呢?我對自己的指數期貨交易成績感到驕傲,因為我最後把4萬美元的資本變成約2000萬美元,而且每次虧損都不超過3%。

問:你在這段期間是否還繼續從事股票交易?

答:有的。不過我改做長線。

控制風險,等待轉機

問:談談你個人在著名的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當天的遭遇好嗎?

答:我當時是做多,如果要我從頭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做多。原因是10月16日當天紐約股市大跌108點,這是到當時為止。有史以來的最大單日跌點。我認為這應該是撿便宜貨的時機。不過有一個問題是,當天是周五,而紐約股市如果在周五下跌,往下周一會續跌。

我當時的想法是,即使周一(10月19日)紐約股市下跌,應該不會像上周五跌得那麼慘。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當時的財政部長貝克竟然會在周六(10月17日)發表一篇對西德利率政策嚴加批評的說話。我一聽到貝克這篇談話,就知道完蛋了。

問:這麼說,你在周末就知道麻煩來了?

答:是的。我的朋友馬蒂‧史威格(Marty Zweig)在周五晚間上《華爾衙一周》的電視節目時表示,美國經濟成長可能會步入衰退期。我看了這個節目之後,第二天就打電話給馬蒂,問他對紐約股市的預測。他告訴我,紐約股市可能還會下跌500點。可是,他顯然無法預料,紐約股市 竟在一天內下跌500點。

問:那麼,你在“黑色星期一”當天是什麼情況?你是在什麼時候出脫手中持股的?

答:史坦普500種股價指數在當天的最高點是269點,而我是在267點時釋出手中持股的。我對自己的決定相當得意,因為一個人在遭逢虧損時。很少具有當機立斷、認賠了結的決心與勇氣。記得當時我把手中持股全部殺出,大約虧損了31萬5000美元。

從事交易時,手中持股遭逢虧損卻仍然不肯放棄,可以說是自尋死路。如果我當時抱牢的話,虧損可能達到500萬美元。當時遭逢虧損雖然已經使我大量失血,可是我仍然堅守控制風險的原則。
我如此自律可以說是海軍陸戰隊一手訓練出來的。他們教我在遭到攻擊時,絕對不能站著不動,要不就前進,要不就後退。即便是撤退,也不失是一種防衛策略。這樣的原則也適用 於市場交易。你必須保存實力,捲土重來。事實上,我在“黑色星期一”之後的交易成績還相當不錯。總括來說,1987年是我交易獲利最豐盛的一年。

問:你對電腦程式交易有什麼看法?

答:我厭惡極了。以往股市行情起落有一定的脈絡可循,然而電腦程式交易卻破壞了這個脈絡。從事電腦程式交易的公司以人為的力量來改變股市正常的走勢。

問:可是有些人認為類似你這樣的批評並沒有根據?

答:他們是一群傻瓜。

問:他們之中也有一些聰明人?

答:不對,他們是一群傻瓜。我可以證明他們都是傻瓜。

問:你如何證明?

答:我認為政府有關單位應該對股市中一些不正常的現象進行調查。這些不正常的現象其實與電腦程式交易有關。例如目前股市以接近當日最高點或最底點收盤的頻率遠比以往高。在過去兩年間,股市收盤水 準與當日最高點或最低點相差在2%以內的比例,大約只占所有交易日的20%。由數字的觀點來看,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

努力、努力、再努力

問:讓我們換一個話題。請你談一談自己最難忘與最刺激交易經驗?

答:我最難忘的一次交易是發生在1982年11月。當時我一天就賠了60萬美元。

問:那是怎麼回事?

答:當天是國會大選的日子,共和黨表現相當不錯,超過預期的水準。股市也因此上揚43點,創下當時最大的單日漲點之一。而我卻像傻瓜一樣,持續做空。

無論你在何時遭受挫折,心中都會很難受。大部分交易員在遭逢重大損失時,總希望立即扳回來,因此越做越大,希望一舉挽回頹勢。可是,一旦你這麼做,就等於注定要失敗。
我在遭逢那次打擊之後,立刻減量經營。我當時所做的事,並不是在於要賺多少錢以彌補虧損,而是在於重拾自己對交易的信心。我將交易規模縮小到平常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這種策略後來證明是正確的。 儘管我在1982年11月4日一天之內就虧損60萬美元,可是在該月份結束時,我總共只虧損5萬7000美元。

問:你目前從事交易是否還會犯一些錯誤?我並不是指交易的虧損,而是指與你交易原則相違背的交易。

答:其實從事交易不可能不犯錯。最近我就犯了一個相當嚴重的錯誤。當時我放空史坦普股價指數期貨與公債期貨,然而公司債價格卻漲過其移動平均價,我開始緊張起來。幸好國庫券價格 並沒有和公債價格同步移動。

而我的交易原則之一是,當國庫券公債移動平均價形成乖离時,亦即任何其中一種工具的移動平均價還高於另一種工具時,根據我的交易原則,我應該把手中的公債空頭部位軋平,可是我卻由空轉多。結果錯誤的決定,造成我在一天之內遭逢六位數字的虧損。這是我當年最大的敗筆。

市場交易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自己永遠具有改善自己能力的空間。從事其他行業的人,也許可以用其他方法彌補自己原先的錯誤,但是身為交易員必須直接面對錯誤,因為數字是不會騙人的。
問:你剛才提到的交易原則,請問到底是什麼?

答:我在持有部位之前,總會先檢查其移動平均價格,看看當時的價格是否高過移動平均價。我不願意違背移動平均所顯示的走勢。 另外,我也會尋找在股市創新低價時,卻能站穩於底部以上的個股,這種股票體質一定比大勢健全。在決定買進或買出之前,我也會先自問:“我真的要持有這個部位嗎?”
在交易獲利了結之後,放一天假做為獎勵。我發現我自己很難持續兩星期都維持良好的交易成績。任何人從事交易時,都會經歷一段持續獲利的大好光景。例如我就能連續12天都賺錢。可是最後一定會感到疲累。因此 ,每當我持續獲利一段時間時,我就會減量經營。遭逢虧損的原因通常都是獲利了結之後卻不收手。
在持有部位之前,也應該事先決定到底自己願意承擔多少虧損。設立停損點,且要確實遵守。然後,或許也是最重要的原則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面對虧損,認陪了結

答:請問你是否還有其他的交易原則?

問: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資金管理、資金管理、最後還是資金管理。任何成功的人都會這樣說。一直努力要改變自己的就是設法持長,我覺得自己一直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好。可能到我斷氣的那一天,我還是在尋找更好的改善方法。
問:你最多虧損多少?

答:就專業的交易生涯來說,以月為計算單位,最大的虧損是3%。 我的交易哲學是,要求自己在每個月都獲利,甚至每天都獲利。我的成績其實也相當不錯。在我的交易生涯中,有90%的月份都是獲利的。我尤其感到驕傲的事是,我在每年4月份以前都不曾遭逢虧損。

問:你是不是每年都重新開始?

答:是的。這是我的交易哲學之一,每年一月我都是個窮光蛋。

問:你在一月份的交易規模是不是比較小?

答:並非一定如此,只是我較平常更加專注於交易。

問:你在一月份面對虧損而認賠了結的速度是不是比較快?

答:不是。在遭逢虧損時,我一向都很快認賠了結。這也許就是我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

問:你工作的地方看來蠻偏僻的,你喜歡一個人工作嗎?

答: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習慣一個人工作。以前我總會到城裡的辦公室去工作,因為那兒有許多朋友。可是隨著時光飛逝,朋友也越來越少、我也不再到那裡去了。現在,我每天會和十 幾個朋友通電話,並且將我的交易方式與策略告訴他們,不過他們也有自己的交易方法。

問:為什麼大部分的交易員最後總是輸錢?
答:因為他們寧願賠錢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大部分交易員在面對虧損時的反應是:“只要我不虧損錢就 要出場。”為什麼一定要等到不賠才出場呢?這只是面子問題。我之所以能成為一名成功的交易員,就是因為我終於能把面子拋在一邊。“去他的自尊心與面子問題。賺錢才是最重要的。”
問:如果有人要你對工作提出建議,你會提出什麼忠告?

答:我會鼓勵他們要為自己工作。我會告訴他們:“想想看,你 可能會攀上一生夢寐以求的成功頂峰,因為我就是如此。”無論是生活或是金錢,自己都要擁有絕對的自由空間。我隨時都可以去渡假、每年都有半年的時間待在威斯安普敦海灘旁享清福,另外半年則待在紐約。

問:如果有人想成為交易員,你會給他什麼忠告?

答:學習如何接受虧損。要賺錢就必須學會控制虧損。另外,除非你的資本增加兩倍或三倍,否則不要擴大你的部位。大部分的人一旦開始賺錢,就立刻擴大自己手中的部位,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嚴重得足以便你傾家蕩產。
找到適合自己的交易方式

馬蒂‧舒華茲的經歷對於經常遭逢虧損而難以突破的交易員而言,是一項相當大的鼓勵。舒華茲在最初10年的交易生涯中,總是挫折不斷,經常瀕臨破產邊緣。可是,他最後終 於能扭轉乾坤,成為全球最高明的交易員之一。他是如何辦到的?

他的成功來自兩個要件。第一是他找到完全屬於自己的交易方式。舒華茲在不得意的那段歲月當中,都是以基本分析來決定交易的,然而在他改以技術分析來從事交易時,他的事業便開始一帆風順。

我所要強調的是,這不是說技術分析優於基本分析,而是舒華茲找到適合他自己的交易方式。本書所訪問的部分交易員,例如詹姆斯羅杰斯,便是靠基本分析起家的交易員。因此,這個要件的本質在 於,每位交易員都必須找到完全屬於自己的交易方式。

第二個要件則是舒華茲態度的改變。根據舒華茲的說法,當他把面子問題放在追求成果的後面時,他的交易就變得無往不利。
風險控制也是舒華茲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他的交易原則之一就是要在持有部位之前,事先確定自己在這筆交易中所能承擔的風險。在遭逢重大虧損後,要減量經營,而更重要的是,在交易獲利之後,也要採取減量經營的策略。
舒華茲解釋,虧損往往都是跟隨在成功的交易之後。我想大部分的交易員都應該有如此的經驗,因為成功帶來志得意滿,而志得意滿卻會帶來得意忘形和粗心大意。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