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盤手~操盤術

Martha

New member
這是我進期貨市場後!!
最喜歡的伍本書之一!!
今天在這轉貼給大家欣賞!!
也希望大家有所收穫!!
接下來~開始了!!
[em02]


前言

人生自我改進的道路僅有兩條,一條是從自己的經驗和錯誤中領悟並汲取教訓;另一條就是借助他人的思想和經驗教訓來啓發自己。這兩條道路都有一個共同之處--當事人必須確實領悟到和慣常的、舊有的思想模式、行爲模式截然不同的地方,所謂“今是而昨非”。我曾經在《投資正途》第一章開宗明義地指出,自己的行爲模式決定了自己的命運,因此舊系統之外的新思想、新方法、新資源是改變現有人生境遇的唯一機會。我時常告誡自己,如果不能從自己的實踐、從書本上、從他人那裏領悟到新意,那就意味著一定還在原來的思路和習慣中打轉,而這正是命運的圈套。
 
  投資者都需要在市場上實際操作,難就難在實際操作。首先,投資好比選美,但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標準,而是要按照流行的標準來,問題是標準時時在變;其次,在搜集資訊和研究決策時,操作者主要依靠理性分析,但是一旦入市,貪婪和恐懼就不知不覺搶過了舵把。
 
  如何“客觀”地按照市場的標準選美?特別是如何在交易過程中確保理性始終掌舵?這是市場操作者的最大挑戰。本書作者利弗莫爾以自己多年的實踐經驗回答了這些問題,從如何研究開始,講到如何開立頭寸,如何在持倉過程中前後一貫地保持理性,如何在危險到來時平倉了結。其中既有成功的喜悅,也有失敗的懊惱。如果你留意,還會注意到,利弗莫爾親身經歷的正是美國股市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瘋狂牛市,以及隨後而來的十多年官方加強監管、市場長期調整的歷史,這段歷史和國內股票市場的現狀相映成趣。
 
  還有什麽比這活生生的經歷更能啓發你呢?
 
  本書是美國投資領域的經典著作,首次出版於1940年。傑西·利弗莫爾是一位華爾街傳奇人物,本書詳細講解了他所身體力行的交易技巧和方法。正因爲他是一位數十年征戰市場的實踐者,寫的又完全是自己的實踐經驗和教訓,既講解了他的實用理論,又介紹了具體做法,因此,本書具有完全不同於理論書籍的獨特價值。投資是一門藝術,最好有師傅手把手地領我們入門。雖然我們已經無緣得到這位投機大師的言傳身教,但是毫無疑問,本書是利弗莫爾傳道授業的肺腑之言,好好讀一讀,領會其中新意,僅次於受他本人耳提面命。
 
  順便說一說,和利弗莫爾有淵源的書共有三部,分別是《股票大作手回憶錄》、《傑西·利弗莫爾:投機之王》,還有這本《股票大作手操盤術》。前兩本是寫利弗莫爾的,本書是利弗莫爾親筆所寫。
 
  強調實踐並不貶低研究,研究和操作具有分工、協作的關係。健全的投資策略大致可以分爲六個環節,順序列舉,第一個環節是“現象、資料、資料”的搜集、整理;第二個環節是,提煉事實,揭示事實和事實之間的直接關係;第三個環節是,在應用性理論的指導下挖掘事實之間的內在關係,提出各種可能性和方案;第四個環節是抉擇方案、形成決策;第五個環節是行動,落實決策;第六個環節是行動過程中的風險控制。
 
  前面三個環節屬於研究的範疇,重點在於資料全面、準確、及時,研究方法得當、先進,理論和實際恰當地結合,力求得出相對客觀的結論。有時,研究工作也可能稍稍延伸到抉擇方案、形成決策的階段。
 
  後面三個環節屬於操作的範疇,重點在於根據市場條件靈活選擇行動方案,在適當的時機果斷行動,同時要求操作者具備足夠心理承受能力。在行動過程中,始終採取風險控制措施。適應市場和當事人對行情的敏感度有關,操作成敗與當事人的心理控制有關,因此,操作階段是相對主觀的。
 
   從上述流程來看,研究和操作既明顯區別,又承前啓後、不可偏廢。六個環節也是六個步驟,必須環環相扣、節奏分明。分工、協作才能提高效率,這是基本規律。國內業界的分工、協作不盡人意,研究者往往簡單地提出買賣建議,操作者則往往片面強調“市場感覺”,常常缺少清晰、完整的工作流程。利弗莫爾的理論多是從實踐中總結得來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從本書領略利弗莫爾層次分明的具體做法,可以從這個角度來尋找新意。
 
 

Martha

New member
第一章 投機,是一項挑戰

怎樣才能從市場掙些錢

  投機,天下最徹頭徹尾充滿魔力的遊戲。但是,這個遊戲愚蠢的人不能玩,懶得動腦子的人不能玩,心理不健全的人不能玩,企圖一夜暴富的冒險家不能玩。這些人如果貿然捲入,到死終究是一貧如洗。
  很多年以來,當我出席晚宴的時候,只要有陌生人在場,則幾乎總有陌生人走過來坐到我身邊,稍作寒暄便言歸正傳:
“我怎樣才能從市場掙些錢?”

  當我還年輕的時候,會不厭其煩地設法解釋——盼著從市場上既快又容易地掙錢是不切實際的,你會碰上如此這般的麻煩;或者想盡辦法找個禮貌的藉口,從困境中脫身。最近這些年,我的回答只剩下生硬的一句,“不知道。”

  碰上這種人,你很難耐得住性子。其他的先不說,這樣的問法對於一位已經對投資和投機事業進行了科學研究的人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麽恭維。要是這位外行朋友也拿同樣的問題請教一位律師或一位外科醫生,那才叫公平:
  “我怎樣才能從法律方面或者外科手術上快快掙錢?”

  話說回頭,我到底還是認定,對於有志於在股票市場投資或投機的大多數人來說,如果有一份指南或者指路牌爲他們指出正確方向的話,他們還是願意付出汗水和研究來換取合理回報的。本書正是爲這些人寫的。

  本書的目的是介紹我在終生從事投機事業的過程中一些不同尋常的親身經歷--其中既有失敗的紀錄,也有成功的紀錄,以及每一段經歷帶給我的經驗教訓。透過這些介紹,我將勾勒出自己在交易實踐中採用的時間要素理論,我認爲,對於成功的投機事業來說,這是最重要的因素。

  不過,在展開下一步之前,請允許我警告你,“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你的成功果實將與你在自己的努力中所表現出的真心和誠意直接成正比。這種努力包括自己維持行情記錄,自己動腦筋思考,並得出自己的結論。如果你還算明智,就不可能自己讀《如何維持體形》,而將鍛煉身體的事交給他人代勞。因此,如果你誠心要實行我的準則,也不可以將維持行情記錄的工作假手他人。我的準則將時間和價格二要素融爲一爐,在隨後的章節裏逐步闡明。

  我只能領你入門,修行靠你自己。如果你借助我的引導,最終有能力在股票市場上輸少贏多,我將倍感欣慰。

  本書的讀者物件是大衆中的特定部分,這部分人往往表現出一定的投機傾向,我要向他們講述我在多年的投資和投資生涯中逐步積累的一些觀點和想法。無論是誰,如果天性具有投機傾向,就應當將投機視爲一行嚴肅的生意,並誠心敬業,不可以自貶身價,向門外漢看齊。許多門外漢想也不想便將投機看成單純的賭博。如果我的觀點正確,即投機是一行嚴肅生意的大前提成立,那麽所有參與此項事業的同行朋友就應當下決心認真學習,盡己所能,充分發掘現有資料資料,使自己對這項事業的領悟提升到自己的最高境界。在過去四十年中,我始終致力於將自己的投機活動昇華爲一項成功的事業,並且已經發現了一些適用于這一行的要領,還將繼續發掘新的規律。

  記不清有多少個夜晚,我在床上輾轉反側,反省自己爲什麽沒能預見一段行情即將到來,第二天一大早便醒來,心裏想出一個新點子。我幾乎等不及天亮,急於通過歷史行情記錄來檢驗新點子是否有效。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樣的新點子都離百分之百正確相差十萬八千里,但是其中多少總有些正確的成分,而且這些可取之處已經儲存在我的潛意識中了。再過一陣,或許又有其他想法在腦子裏成形,我便立即著手檢驗它。

  隨著時間的推移,各色各樣的想法越來越清晰、具體,於是我逐漸能夠開發出成熟的新方法來記錄行情,並以新式行情記錄作爲判斷市場走向的指南針。

  就自己滿意的程度而言,我的理論和實踐都已經證明,在投機生意中,或者說在證券和商品市場的投資事業中,從來沒有什麽全新的東西出現--萬變不離其宗。在有的市場條件下,我們應當投機;同樣肯定地,在有的市場條件下,我們不應當投機。有一條諺語再正確不過了:“你可以贏一場馬賽,但你不可能贏所有馬賽。”市場操作也是同樣的道理。有的時候,我們可以從股票市場投資或投機中獲利,但是如果我們日復一日、周複一周地總在市場裏打滾,就不可能始終如一地獲利了。只有那些有勇無謀的莽漢才想這樣做。這種事本來就是不可能的,永遠不會有希望。

  爲了投資或投機成功,我們必須就某個股票下一步的重要動向形成自己的判斷。投機其實就是預期即將到來的市場運動。爲了形成正確的預期,我們必須構築一個堅實的基礎。舉例來說,在公佈某一則新聞後,你就必須站在市場的角度,獨立地在自己的頭腦中分析它可能對行情造成的影響。你要盡力預期這則消息在一般投資大衆心目中的心理效應--特別是其中那些與該消息有直接利害關係的人。

如果你從市場角度判斷,它將産生明確的看漲或看跌效果,那麽千萬不要草率地認定自己的看法,而要等到市場變化本身已經驗證了你的意見後,才能在自己的判斷上簽字畫押,因爲它的市場效應未必如你傾向於認爲的那樣明確,一個是“是怎樣”,另一個是“應怎樣”。

爲了便於說明,我們來看看下面的實例。

市場已經沿著一個明確趨勢方向持續了一段時間,一則看漲的或者看跌的新聞也許對市場産生不了一絲一毫的作用。當時,市場本身或許已經處於超買或超賣狀態,在這樣的市場條件下,市場肯定對這則消息視而不見。此時此刻,對投資者或投機者來說,市場在相似條件下的歷史演變過程的記錄就具有了不可估量的參考價值。此時此刻,你必須完全抛棄自己對市場的個人意見,將注意力百分之百地轉向市場變化本身。意見千錯萬錯,市場永遠不錯。對投資者或投機者來說,除非市場按照你的個人意見變化,否則個人意見一文不值。

今天,沒有任何人或者任何組織能夠人爲製造行情、人爲阻止行情。某人也許能夠對某個股票形成某種意見,相信這只股票將要出現一輪顯著上漲或下跌行情,而且他的意見也是正確的,因爲市場後來果然這樣變化了,即便如此,這位仁兄也依然有可能賠錢,因爲他可能把自己的判斷過早地付諸行動。他相信自己的意見是正確的,於是立即採取行動,然而他剛剛進場下單,市場就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行情越來越陷入膠著狀態,他也越來越疲憊,於是平倉離開市場。或許過了幾個天後,行情走勢又顯得很對路了,於是他再次殺入,但是一等他入市,市場就再度轉向和他相左的方向。禍不單行,這一次他又開始懷疑自己的看法,又把頭寸割掉了。終於,行情啓動了。

但是,由於他當初急於求成而接連犯了兩次錯誤,這一回反而失去了勇氣。也有可能他已經在其他地方另下了賭注,已經難以再增加頭寸了。總之,欲速則不達,等到這個股票行情真正啓動的時候,他已經失去了機會。

  我這裏想強調的是,如果你對某個或某些股票形成了明確的看法,千萬不要迫不及待地一頭紮進去。要從市場出發,耐心觀察它的或它們的行情演變,伺機而動。

一定要找到基本的判斷依據。打個比方說,某個股票當前的成交價位于25.00美元,它已經在22.00美元到28.00美元的區間裏維持了相當長時間了。假定你相信這個股票最終將攀升到50.00美元,也就說現在它的價格是25.00美元,而你的意見是它應當上漲到50.00美元。且慢!耐心!一定要等這個股票活躍起來,等它創新高,比如說上漲到30.00美元。

只有到了這個時候,你才能“就市論市”地知道,你的想法已經被證實。這個股票必定已經進入了非常強勢的狀態,否則根本不可能達到30.00美元的高度。

只有當這個股票已經出現了這些變化後,我們才能判斷,這個股票很可能正處在大幅上漲過程中--行動已經開始。這才是你爲自己的意見簽字畫押的時候。你是沒有在25.00美元的時候就買進,但決不要讓這件事給自己帶來任何煩惱。

如果你真的在那兒買進了,那麽結局很可能是這樣的,你等啊等啊,被折磨得疲憊不堪,早在行情發動之前就已經抛掉了原來的頭寸,而正因爲你是在較低的價格賣出的,你也許會悔恨交加,因此後來本當再次買進的時候,卻沒有買進。

  我的經驗已經足以爲我證明,真正從投機買賣得來的利潤,都來自那些從頭開始就一直盈利的頭寸。接下來,我將列舉一些自己的實際操作案例,從這些案例中你會注意到,我選擇一個關鍵的心理時刻來投入第一筆交易--這個時刻是,當前市場運動的力度如此強大,它將率直地繼續向前沖去。這只股票之所以繼續向前沖,不是因爲我的操作,而是因爲它背後這股力量如此強大,它不得不向前沖,也的確正在向前沖。

曾經有很多時候,我也像其他許多投機者一樣,沒有足夠的耐心去等待這種百發百中的時機。我也想無時無刻都持有市場頭寸。你也許會問:“你有那麽豐富的經驗,怎麽還讓自己幹這種蠢事呢?”答案很簡單,我是人,也有人性的弱點。就像所有的投機客一樣,我有時候也讓急躁情緒沖昏了頭腦,蒙蔽了良好的判斷力。

投機交易酷似撲克牌遊戲,就像21點、橋牌或是其他類似的玩法。我們每個人都受到一個共同的人性弱點的誘惑,每一次輪流下注時,都想參與一份,每一手牌都想贏。我們或多或少都具備這個共同的弱點,而正是這一弱點成爲投資者和投機者的頭號敵人,如果不對之採取適當的防範措施,它最終將導致他們的潰敗。

滿懷希望是人類的顯著特點之一,擔驚受怕同樣是另一個顯著特點,然而,一旦你將希望和恐懼這兩種情緒攪進投機事業,就會面臨一個極可怕的危險,因爲你往往會被兩種情緒攪糊塗了,從而顛倒了它們的位置--本該害怕的時候卻滿懷希望,本有希望的時候卻驚恐不寧。
  
試舉例說明。你在30.00美元的位置買進了一隻股票。第二天,它很快急拉到32.00美元或32.50美元。你立即變得充滿恐懼,擔心如果不把利潤落袋爲安,明天就會看著這利潤化爲烏有--於是你就賣出平倉,把這一小筆利潤拿到手裏,而此時恰恰正是你該享受世界上一切希望的時刻!

這兩個點的利潤昨天還不存在,爲什麽現在你擔心丟掉這兩個點的利潤呢?如果你能在一天的時間裏掙兩個點,那麽下一天你可能再掙2個點或3個點,下一周或許能多掙5個點。只要這個股票的表現對頭,市場對頭,就不要急於實現利潤。

你知道你是正確的,因爲如果不是,你根本就不會有利潤。讓利潤奔跑吧,你駕馭著它一起奔跑。也許它最終會擴大爲一筆很可觀的利潤,只要市場的表現沒有任何迹象引起你的擔心,那就鼓起勇氣,堅定自己的信念,堅持到底。再來看看相反的情形。假定你在30.00美元買進某只股票,第二天它下跌到28.00美元,賬面顯示兩點的虧損。

你也許不會擔心下一天這個股票可能繼續下跌3點或更多點。不,你只把當前的變化看作一時的反向波動,覺得第二天市場肯定還要回到原來的價位。然而,正是在這種時刻,你本該憂心忡忡。在這兩點的虧損之後,有可能雪上加霜,下一天再虧損兩個點,下周或下半個月或許再虧損5個點或10個點。

這正是你應當害怕的時刻,因爲如果當時你沒有止損出市,後來可能會被逼迫承擔遠遠大得多的虧損。這正是你應當賣出股票來保護自己的時候,以免虧損越滾越大,變成大窟窿。

  利潤總是能夠自己照顧自己,而虧損則永遠不會自動了結。投機者不得不對當初的小額虧損採取止損措施來確保自己不會蒙受巨大損失。這樣一來,他就能維持自己賬戶的生存,終有一日,當他心中形成了某種建設性想法時,還能重整旗鼓,開立新頭寸,持有與過去犯錯誤時相同數額的股票。

投機者不得不充當自己的保險經紀人,而確保投機事業持續下去的唯一抉擇是,小心守護自己的資本賬戶,決不允許虧損大到足以威脅未來操作的程度,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一方面,我認爲成功的投資者或投機者事前必定總是有充分的理由才入市做多或做空的,另一方面,我也認爲他們必定根據一定形式的準則或要領來確定首次入市建立頭寸的時機。
 

Reinhard

Happy會員
呵呵..一看就知道 Martha 就是長線大波段獲利者... :p

要向 Martha 學習.. ^^
 

Martha

New member
Reinhard 說:
呵呵..一看就知道 Martha 就是長線大波段獲利者... :p

要向 Martha 學習.. ^^
我啊!!
也是正在學習中!!
也是慢慢的從失敗中!!
一歩一歩的走上來!!
期待跟大家一起討論學習!!

[em02]


關於第一節喜歡他的字句有!!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你的成功果實將與你在自己的努力中所表現出的真心和誠意直接成正比。

投資真的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
你必須先努力工作存一筆錢!!
然後再利用這一筆錢去跟別人廝殺!!
而且還不是一定會贏喔!!

意見千錯萬錯,市場永遠不錯。對投資者或投機者來說,除非市場按照你的個人意見變化,否則個人意見一文不值。

這是最現實的一件事情!!
也是最美跟最壞的結果!!
就看你做對或做錯!!
[em28]
 

Martha

New member
第二章 什麽時候股票的動作才對頭 

  股票,就像人,也有自己的品格和個性。有的股票弦繃得緊緊的,個性緊張,動作呈跳躍狀;還有的股票則性格豪爽,動作直來直去,合乎邏輯;總有一天你會瞭解並尊重各種證券的個性。在各自不同的條件下,它們的動作都是可以預測的。
 
  市場從不停止變化。有時候,它們非常呆滯,但並不是在哪個價位上睡大覺。它們總要稍稍上升或下降。當一個股票進入明確趨勢狀態後,它將自動地運作,前後一致地沿著貫穿整個趨勢過程的特定線路演變下去。
 
  當這輪運動開始的時候,開頭幾天你會注意到,伴隨著價格的逐漸上漲,形成了非常巨大的成交量。隨後,將發生我所稱的“正常的回撤”。在這個向下回落過程中,成交量遠遠小於前幾天上升時期。這種小規模回撤行情完全是正常的。永遠不要害怕這種正常的動作。然而,一定要十分害怕不正常的動作。
 
  一到二天之後,行動將重新開始,成交量隨之增加。如果這是一個真動作,那麽在短時間內市場就會收復在那個自然的、正常的回撤過程中丟失的地盤,並將在新高區域內運行。這個過程應當在幾天之內一直維持著強勁的勢頭,其中僅僅含有小規模的日內回調。或遲或早,它將達到某一點,又該形成另一輪正常的向下回撤了。

當這個正常回撤發生時,它應當和第一次正常回撤落在同一組直線上,當處於明確趨勢狀態時,任何股票都會按照此類自然的方式演變。在這輪運動的第一部分,從前期高點到下一個高點之間的差距並不很大。但是你將注意到,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將向上拓展大得多的淨空高度。
 
  請讓我舉例說明,假定某個股票在50的位置啓動。在其運動的第一段旅程中,也許它將漸漸地上漲到54。此後,一二天的正常回撤也許把它帶回52.5上下。三天之後,它再度展開旅程。這一回,在其再次進入正常回撤過程之前,它或許會上漲到59或60。但是,它並沒有馬上發生回撤,中途可能僅僅下降了1個點或者1個半點,而如果在這樣的價格水平發生自然的回撤過程,很容易就會下降3個點的。當它在幾天之後再度恢復上漲進程時,你將注意到此時的成交量並不像這場運動開頭時那樣龐大。

這個股票變得緊俏起來,較難買到了。如果情況是這樣的話,那麽這場運動的下一步動作將比之前快速得多。該股票可能輕易地從前一個高點上升到60、68乃至70,並且中途沒有遇到自然的回撤。如果直到這時候才發生自然的回撤,則這個回撤過程將更嚴厲。

它可能輕而易舉地下挫到65,而且即使如此也只屬於正常的回撤。不僅如此,假定回撤的幅度在5點上下,用不著過多少日子,上漲進程就會捲土重來,該股票的成交價將處於一個全新的高位。正是這個地方,時間要素上場了。
 
  不要讓這個股票失去新鮮的味道。你已經取得了漂亮的賬面利潤,你必須保持耐心,但是也不要讓耐心變成約束思路的框框,以至於忽視了危險信號。
 
  這個股票再次開始上升,前一天上漲的幅度大約6到7點,後一天上漲的幅度也許達到8到10點--交易活動極度活躍--但是,就在這個交易日的最後一小時,突如其來地出現了一輪不正常的下探行情,下跌幅度達到7到8點。

第二天早晨,市場再度順勢下滑了1點左右,然後重新開始上升,並且當天尾盤行情十分堅挺。但是,再後一天,由於某種原因,市場卻沒能保持上升勢頭。
 
  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危險信號。在這輪市場運動的發展過程中,在此之前僅僅發生過一些自然的和正常的回撤過程。此時此刻,卻突然形成了不正常的向下回撤--這裏所說的“不正常”,指的是在同一天之內,市場起先向上形成了新的極端價位,隨後向下回落了6點乃至更多--這樣的事情之前從未出現過,而從股票市場本身來看,一旦發生了不正常的變故,就是市場在向你閃動危險信號,絕對不可忽視這樣的危險信號。
 
  在這個股票自然上升的全部過程中, 你都有足夠的耐心持股不動。現在,一定要以敏銳的感覺向危險信號致以應有的敬意,勇敢地斷然賣出,離場觀望。
 
 

杜十三

Happy會員
Reinhard 說:
呵呵..一看就知道 Martha 就是長線大波段獲利者... :p

要向 Martha 學習.. ^^
R大
你也值得我們大家學習的對象,
無私的奉獻跟教導,
直得尊敬。
[em03]
 

Martha

New member
第三章 追隨領頭羊

每當投資者或投機者有一段時間連續一帆風順後,股票市場總會施放一種誘惑作用,使他變得或者麻痹大意,或者野心過度膨脹。在這種情況下,要靠健全的常識和清醒的頭腦才能保住已有的勝利果實。不過,如果你能毫不動搖地遵循可靠的準則行事,那麽得而複失的悲劇就不再是命中注定的了。
 
  衆所周知,市場價格總是上上下下、不停運動。過去一直如此,將來也一直如此。依我  
之見,在那些重大運動背後,必然存在著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瞭解這一點就完全足夠了。如果你對價格運動背後的所有原因都不肯放過,過於瑣細、過於好奇,反倒畫蛇添足。你的思路可能被雞毛蒜皮的細節遮蔽、淹沒,這就是那樣做的風險。只要認清市場運動的確已經發生,順著潮流駕馭著你的投機之舟,就能夠從中受益。不要和市場討價還價,最重要的,絕不可斗膽與之對抗。
 
  還要牢記,在股票市場上攤子鋪得太大、四處出擊也是很危險的。我的意思是,不要同時在許多股票上都建立頭寸。同時照顧幾隻股票尚能勝任,同時照顧許多股票就不勝負荷了。我在幾年前曾犯過此類錯誤,付出了沈重代價。
 
  我曾經犯過的錯誤是,因爲當時某個特定的股票群體中某只股票已經明明白白地掉轉方向,脫離了整個市場的普遍趨勢,我便縱容自己隨之對整個股票市場的態度轉爲一律看空或一律看多。在建立新頭寸之前,我本該更耐心地等待時機,等到其他股票群體中某只股票也顯示出其下跌或者上漲過程已經終了的信號。時候一到,其他股票也都會清晰地發出同樣的信號。這些都是我本應耐心等待的線索。
 
  但是,我沒有這樣做,而是迫不及待,要在整個市場大幹一番,結果吃了大虧。在這裏,急於行動的浮躁心理取代了常識和判斷力。當然,我在買賣第一個和第二個股票群裏的股票時是盈利的。但是,由於在買賣其他股票群中的股票時趕在零點到來之前就已經入市,結果切掉了原來盈利中的很大一塊。
 
  回想當年,在二十年代末期的狂野牛市中,我清楚地看出銅業股票的上漲行情已經進入尾聲。不久之後,汽車業的股票群也達到了頂峰。因爲牛市行情在這兩類股票群體中都已經終結,我便很快得出了一個有紕漏的結論,以爲現在可以安全地賣出任何股票。我寧願不告訴你由於這一錯誤判斷我虧損了多大金額。
 
  在後來的六個月裏,正當我在銅業股票和汽車業股票的交易上積累了鉅額賬面盈利的時候,我也力圖壓中公用事業類股票的頂部,然而,後者虧損的金錢甚至超過了前者的盈利。最終,公用事業類股票和其他群體的股票都達到了頂峰。就在這時,森蚺公司的成交價已經比其前期最高點低了50點,汽車類股票下跌的比例也與此大致相當。
 
  我希望這一事實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當你看清某一特定股票群體的運動時,不妨就此採取行動。但是,不要縱容自己在其他股票群中以同樣方式行事,除非你已經明白地看到了後面這個群體已經開始跟進的信號。耐心,等待。遲早,你也會在其他股票群體上得到與第一個股票群體同樣的提示信號。注意火候,不要在市場上鋪得太開。
 
  集中注意力研究當日行情最突出的那些股票。如果你不能從領頭的活躍股票上贏得利潤,也就不能在整個股票市場贏得利潤。
 

Martha

New member
第四章 到手的錢財 
 
  當你處理富餘收入時,一定要親自出馬,別把任務委派給他人。
 
  不論是處理上百萬的大錢,還是上千的小錢,都適用同樣的主修課。這是你的錢。只有小心看護,它才會始終跟你在一起。經不住推敲的投機方式是注定虧損錢財的途徑之一。
 
  不合格的投機者犯下各色各樣的大錯,真是無奇不有。我曾經提出警告,對虧損的頭寸   切不可在低位再次買進、攤低平均成本。然而,那恰恰是最常見的做法。數不清的人在一個價位買進股票,假定買入價爲50,二、三天之後,如果看到可以在47再次買進,他們的心就被攤低成本的強烈欲望攫住了,非在47另外再買一百股、把所有股票的成本價攤低到48.5不可。你已經在50買進100張股票,並且對100股3個點的虧損憂心忡忡,那麽,到底憑什麽理由再買進一百股,當價格跌到44時雙倍地擔驚受怕呢?到那時,第一次買進的一百股虧損600美元,第二次買進的一百股虧損300美元。
 
  如果某人打算按照這種經不住推敲的準則行動,他就應該堅持攤低成本,市場跌到44,再買進200股;到41,再買進400股;到38,再買進800股;到35,再買進1600股;到32,再買進3200股;到29,再買進6400股,以此類推。有多少投機者能夠承受這樣的壓力?如果能夠把這樣的對策執行到底,倒是不應當放棄它。上例列舉的異常行情並不經常發生。然而,恰恰正是對這種異常行情,投機者必須始終保持高度警惕,以防災難的降臨。
 
  因此,儘管有重復和說教之虞,我還是要強烈地敦促你不要採取攤低成本的做法。
 
  從經紀商那裏,我從來只得到過一種鐵定無疑的“內幕”消息。那便是追加保證金的通知。當這樣的通知到達時,應立即平倉。你站在市場錯誤的一邊。爲什麽要把好錢追加到壞錢裏去?把這些好錢放在荷包裏多焐一天。把它拿到其他更有吸引力的地方去冒險,不要放到顯然正在虧損的交易上。
 
  成功的商人願意給形形色色的客戶賒帳,但是,肯定不願意把所有的産品都賒給唯一的一個客戶。客戶的數量越多,風險就越分散。正是出於同樣道理,投入投機生意的人在每一次冒險過程中,也只應投入金額有限的一份資本。對於投機者來說,資金就是商人貨架上的貨物。
 
  所有投機者都有一個主要的通病,急於求成,總想在很短的時間內發財致富。他們不是花費2到3年的時間來使自己的資本增值500%,而是企圖在2到3個月內做到這一點。偶爾,他們會成功。然而,此類大膽交易商最終有沒有保住勝利果實呢?沒有。爲什麽?因爲這些錢來得不穩妥,來得快去得快,只在他們那裏過手了片刻。這樣的投機者喪失了平衡感。他說:“既然我能夠在這兩個月使自己的資本增值500%,想想下兩個月我能做什麽!我要發大財了。”
 
  這樣的投機者永遠不會滿足。他們孤注一擲,不停地投入自己所有的力量或資金,直到某個地方失算,終於出事了————某個變化劇烈的、無法預料的、毀滅性的事件。最後,經紀商終於發來最後的追加保證金通知,然而金額太大無法做到,於是,這個濫賭的賭徒就像流星一樣消逝了。也許他會求經紀商再寬限一點兒時間,或者如果不是太不走運的話,或許他曾經留了一手,儲存了一份應急儲蓄,可以重新有一個一般的起點。
 
  如果商人新開一家店鋪,大致不會指望頭一年就從這筆投資中獲利25%以上。但是對進入投機領域的人來說,25%什麽都不是。他們想要的是100%。他們的算計是經不住推敲的;他們沒有把投機看作一項商業事業,並按照商業原則來經營這項事業。
 
  還有一小點,也許值得提一提。投機者應當將以下這一點看成一項行爲準則,每當他把一個成功的交易平倉了結的時候,總取出一半的利潤,儲存到保險箱裏積蓄起來。投機者唯一能從華爾街賺到的錢,就是當投機者了結一筆成功的交易後從賬戶裏提出來的錢。
 
 
  我回想起一天我在棕櫚海灘度假的往事。當我離開紐約時,手裏還持有相當大一筆賣空頭寸。幾天之後,在我到達棕櫚海灘後,市場出現了一輪劇烈的向下突破行情。這是將“紙上利潤”兌現爲真正金錢的機會--我也這麽做了。
 
  收市後,我給電報員一條短信,要他通知紐約的交易廳立即給我在銀行的戶頭上支付一百萬美元。那位電報員幾乎嚇得昏死過去。在發出這條短信之後,他問我他能否收藏那張紙  
條。我問他爲什麽。他說,他已經當了二十年的電報員,這是他經手拍發的第一份客戶要求經紀商爲自己在銀行存款的電報。他還說道:
 
  “經紀商在電報網上發出成千上萬條電報,要客戶們追加保證金。但是以前從沒人象你這麽做過。我打算把這張條子拿給兒子們看看。”
 
  普通投機者能夠從經紀公司的賬戶上取錢的時候很難得,要麽是他沒有任何敞口頭寸時候,要麽是他有額外資産淨值的時候。當市場朝著不利於他的方向變化時,他不會支取資金,因爲他需要這些資本充當保證金。當他了結一筆成功的交易之後,他也不會支取資金,因爲他對自己說:
 
  “下一次我將掙到雙倍的利潤。”
 
  因此,絕大多數投機者都很少見到錢。對他們來說,這些錢從來不是真實的,不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多年來,我已經養成習慣,在了結一筆成功的交易之後,都要提取部分現金。慣常的做法是,每一筆提取200,000或300,000美元。這是一個好策略。它具有心理上的價值。你做做看,也把它變成你的策略。把你的錢點一遍。我點過。我知道自己手中有真傢夥。我感覺得到。它是真的。
 
  放在經紀商賬戶裏的錢或者放在銀行賬戶裏的錢,和你手中的錢是不一樣的,手裏的錢你的手指可以時常感覺到。感覺到了後就有了某種意義。這裏含有某種佔有感,稍稍減輕了你做出任性投機決策的衝動,而任性的投機決策導致了盈利流失。因此,一定要時常看一看你真正的錢財,特別是在你這次交易和下次交易之間。
 
  普通投機者在這些方面存在太多的散漫、紕漏的毛病。
 
  當一個投機者有足夠好的運道將原來的資本金翻一番後,他應該立即把利潤的一半提出來,放在一旁作爲儲備。這項策略在很多場合對我都大有裨益。我唯一的遺憾是,沒有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始終貫徹這一原則。在某些地方,它本來會幫助我走得更平穩一些的。
 

Martha

New member
第五章 關鍵點 
 
  不論何時,只要耐心等待市場到達我所說的“關鍵點”後才動手,我就總能從交易中獲利。
 
  爲什麽?
 
  因爲在這種情況下,我選擇的正是標誌著行情啓動的心理時機。我永遠用不著爲虧損而  焦慮,原因很簡單,我恰好在準則發出信號時果斷行動,並根據準則發出的信號逐步積累頭寸。之後,我唯一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任由市場自動展開行情演變的過程,我知道,只需如此,市場自身就會在合適的時機發出信號,讓我了結獲利。任何時候,只要鼓起勇氣和耐心等待這樣的信號,我就能按部就班,從不例外。我的經驗始終如一地表明,如果沒有在行情開始後不久就入市,我就從來不會從這輪行情中獲得太大的收益。原因可能是,如果沒有及時入市,就喪失了一大段利潤儲備,而在後來行情演變過程中,直至行情終了,這段利潤儲備都是勇氣和耐心的可靠保障,因此是十分必要的--在行情演變過程中,直至行情結束,市場必定會不時出現各種各樣的小規模回落行情或者小規模回升行情,這段利潤儲備正是我不爲之所動、順利通過的可靠保障。
 
  正如市場在適當時機會向你發出正面的入市信號一樣,同樣肯定,市場也會向你發出負面的出市信號--只要你有足夠的耐心等待。“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沒有哪個重大市場運動會在一天或一周內一蹴而就。它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逐步完成發生、發展、終結的整個過程。在一輪行情中,大部分市場運動發生在整個過程的最後四十八小時內,這是最重要的持有頭寸的時間,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內一定要持有頭寸、處身場內。這一點很重要。
 
  舉個例子。假定某只股票已經在下降趨勢中運行了相當長時間,達到了40的低位。隨後,市場形成了一輪快速的回升行情,幾天之內便上漲到45。接下來,股價回落,幾周時間之內始終在幾個點的範圍內橫向波動。此後,它又開始延續前一段上漲行情,直至49.5的高度。隨後市場變得很沈悶,幾天之內都不活躍。終於有一天,它再度活躍起來,起先下跌了3到4個點,後來繼續下滑,直到抵達接近其關鍵點40的某個價位爲止。正是此時此地,需要特別小心地觀察市場,因爲如果市場要確定無疑地恢復原有的下降趨勢,就應當首先下跌到比關鍵點40低3到4點的位置,然後才能形成另一輪明顯的回升行情。如果市場未能向下跌破40,這就是一個信號,一旦市場從當前向下回撤的低點開始上沖3點,就應該買進。如果市場雖然向下跌穿了40的點位,但是跌下去的幅度沒有達到3點左右,那麽一旦市場上漲至43點,也應該買進。
 
  如果出現了上述二種情形中的任何一種,你就會發現,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標誌著一輪新趨勢的揭幕,如果市場以明確方式來驗證新趨勢的誕生,就將持續上漲,一直上升到另一個關鍵點49.5以上--而且比這個關鍵點高出3點或更多。
 
  在闡述市場趨勢的時候,我沒有使用“牛”和“熊”兩個詞,因爲我覺得,一旦在市場行情方面聽到“牛”或“熊”的說法,太多的人就會立即聯想到市場將在一段非常長的時間裏一直按照“牛市”或“熊市”方式運行。
 
  問題是,那種特色鮮明的趨勢並不經常發生--大約每4到5年僅有一回--還好,在沒有發生此類行情的時候,還有很多持續時間相對較短但輪廓分明的趨勢。因此,我寧願使用“上升趨勢”和“下降趨勢”這兩個詞,它們恰如其分地表達了市場在一定時間內即將發生的情形。更進一步地,如果你認爲市場即將步入上升趨勢因而入市買進,幾個星期之後,經過再次研究得出結論,市場將轉向下降趨勢,你會發現,很容易就能接受趨勢逆轉的事實。反過來,如果當初持有市場處於明確“牛市”或“熊市”的觀點,而你的觀點又被市場證實,現在要轉變思路就難得多了。
 
  結合時間要素記錄價格資料的利弗莫爾氏方法,是經過30餘年潛心研究各項準則的結果,這些準則爲我預期即將到來的重大市場運動提供了基本的指南。
 

Martha

New member
第六章 百萬美元的大錯 
 
  這幾章的目的是要明確若干一般交易準則。稍後,將要詳細講解將時間要素和價格結合起來的具體準則。
 
  應當指出,這些一般交易準則並不是多餘的。太多的投機者聽憑衝動買進或賣出,幾乎把所有的頭寸都堆積在同一個價位上,而不是拉開戰線。這種做法是錯誤而危險的。
 
 
  請允許我們假定,你想買進某種股票500股。第一筆先買進100股。然後,如果市場上漲了,再買進第二筆100股,依此類推。後續買進的每一筆必然處在比前一筆更高的價位上。
 
  同樣的原則也應當應用在賣空的時候。除非是在比前一筆更低的價位賣出,否則絕對不要再賣出下一筆。就我所知,如果遵循這一準則,比採取任何其他方法都能更加接近市場正確的一邊。原因就在於,按照這樣的程式,所有的交易自始至終都是盈利的。你的頭寸的確向你顯示利潤,這一事實就是證明你正確的有力證據。
 
  根據我的交易慣例,第一步,你需要估計某個股票其未來行情的大小。第二步,你要確定在什麽樣的價位入市,這是重要的一步。研究你的價格記錄本,仔細琢磨過去幾星期的價格運動。事前你已經認定,如果你所選擇的股票果真要開始這輪運動,則它應當到達某個點位;當它果真到達這個點位時,正是你投入第一筆頭寸的時刻。
 
  建立第一筆頭寸後,你要明確決定在萬一判斷錯誤的情況下,自己願意承擔多大的風險金額。如果根據這裏介紹的理論行事,也許會有一、二次你的頭寸是虧損的。但是,如果你堅持一貫,只要市場到達你認定的關鍵點就不放棄再次入市,那麽,一旦真正的市場運動開始,你就勢必已經在場內了。簡而言之,你不可能喪失機會。
 
  然而,謹慎選擇時機是絕對必要的,操之過急則代價慘重。
 
  讓我告訴你,有一次我一時心浮氣躁,沒有選好時機,結果和一百萬美元的利潤失之交臂。寫到這裏,我倍感困窘,幾乎想把自己的臉轉過去。
 
  多年以前,我曾經對棉花強烈地看漲。我已經形成了明確意見,認爲棉花即將出現一輪很大的漲勢。但是,就像常常發生的那樣,此時市場本身尚未準備好。然而,我一得出結論,當即一頭撲進棉花市場。
 
  我最初的頭寸是20,000包,以市價買進。這筆指令把原本呆滯的市場刺激得上升了15點。後來,當我的指令中最後100包成交後,市場便開始下滑,24小時之內回到了開始買進時的價格。在這個價位上,市場沈睡了許多天。最後,我膩煩透了,全部賣出,包括傭金在內,損失了大約30,000美元。自然,我的最後100包是在向下回撤行情的最低價成交的。
 
  幾天之後,該市場再度對我産生了吸引力。它在我腦子裏揮之不去,我就是不能改變原先認爲該市場即將形成大行情的念頭。於是,我再次買進了20,000包。歷史重演。由於我的買進指令市場向上跳起來,完事後,又“砰”地一聲跌回到起點。等待令我苦惱,因此我又賣出了自己的頭寸,其中最後一筆再次在最低價成交。
 
  六周之內,這種代價高昂的操作方式我竟重復了五次,每個來回的損失都在25,000美元至30,000美元之間。我變得厭惡起自己來。我虛擲了接近200,000美元,一丁點滿意的滋味也沒嘗到。於是,我向自己的經理人下令,讓他在我第二天走進辦公室之前去掉棉花行情收報機。我不想到時候禁不住誘惑,再多看棉花市場一眼。這件事實在令人鬱悶,然而在投機領域,無論何時都需要一付清醒的頭腦,這種情緒顯然於事無補。
 
  那麽,到底出了什麽事呢?就在我去掉棉花行情報價機、對棉花市場完全失去興趣的兩天之後,市場開始上漲,並且上漲過程一直持續下去,直至漲幅達到500點。在這輪異乎尋常的上漲行情中,中途僅僅出現過一次向下回落過程,幅度爲40點。
 
  就這樣,我失去了有史以來自己判斷出的最具有吸引力、基礎最牢靠的交易機會之一。總結一下,有兩個方面的基本原因。首先,我沒有充分耐心地等待價格行情的心理時刻,等時機成熟後再入市操作。事先我知道,只有棉花的成交價上升到每磅12.5美分,才說明它真正進入狀態,將向還要高得多的價位進發。事與願違,我不曾有那份自製力去等待。我的想法是,一定要在棉花市場到達買入點之前很快額外多掙一點,因此在市場時機成熟之前就動手了。結果,我不僅損失了大約200,000美元的真金白銀,還喪失了1,000,000美元的盈利機會。按照本來的計劃,我預擬在市場超越關鍵點之後分批聚集100,000包的籌碼,這個計劃早就刻在腦子裏。如果照計而行,就不會錯失從這輪行情盈利200點左右的機會了。
 
  其次,僅僅因爲自己判斷失誤,就縱容自己動怒,對棉花市場深惡痛絕,這種情緒和穩健的投機規程是不相調和的。我的損失完全是由於缺乏耐心造成的,沒有耐心地等待恰當時機來支援自己預先形成的意見和計劃。
 
  犯了錯誤不要找藉口。很久以前,我就學會了這一課,所有的同行都應當學會這一課。坦白承認錯誤,盡可能從中汲取教益。我們統統明白什麽時候自己是錯誤的。市場會告訴投  
機者什麽時候他是錯誤的,因爲那時他一定正在賠錢。當他第一次認識到自己是錯誤的時候,就是他了結出市之時,應當接受虧損,儘量保持微笑,研究行情記錄以確定導致錯誤的原因,然後再等待下一次大機會。他所關心的,是一段時間的總體結果。
 
  甚至在市場告訴你之前,就能先知先覺地感覺到自己是錯誤的,這是一種相當高級的判斷力。這是來自潛意識的秘密警告。這是一種來自投機者內心、建立在市場歷史表現之上的信號。有時候,它是交易準則的先遣部隊。下面讓我詳細解說。
 
頂部